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做书法艺术的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吴荣标,蔗园人家,半月斋主,书法网编委,当代书法网特约记者,中国书道网版主,美国书画网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龙岩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副主席、书协副主席,龙岩市永定区书协秘书长。

书中游  

2011-03-11 14:22:20|  分类: 依斋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  中  游

——继光书法艺术探幽  

·卢 玮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关于继光的文字,写的人已很多,但愿我这篇文稿不要湮灭在众多文章之中。继光的艺术是厚实,而我的笔却是轻灵的;现实社会的生活是沉重的,而想象的翅膀却总在飞扬。我试图以轻松的笔调呈现继光的艺术,继光的人生,继光的世界……

 因为喜欢诗,喜欢诗的意境,常以诗的意境去欣赏各类艺术作品,你会发现,那里的一切都是美的;因为喜欢诗,同时也喜欢画画,更喜欢画中的意境,常常是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于是便有了诗情画意的境界,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爱上书法艺术的人,往往也喜欢诗,喜欢画。我想:继光也该“登场”了。

 这里的继光是一个书法家的继光。继光学书至今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书风也几经变化,正在不断走向成熟。现在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继光的书法是恬静的、质朴的,如同闽西乡间的风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继光身处其间,自然得其灵性,悟其神韵,可谓得天独厚。悠悠的山间,悠悠的小道,悠悠的村庄,还有悠悠的炊烟,那是我想象中的一幅美丽的图画,而继光的家乡一定比这还要美丽。

 时光倒转,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那时的闽西可是一片革命的热土,红四军召开的“古田会议”使古田小镇名扬中外,载入史册,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那是一个令多少热血青年向往的地方……我曾书录过瞿秋白烈士在长汀狱中的诗文,深深感受到了一种悲壮的英雄气概,一种久久不能释怀的情愫,此时手中的笔墨显得多么的苍白、多么的无力。

 半个多世纪以后的八十年代末,风华正茂的张继光刚刚走出学校,就与他的同道们在梅花山下开辟了他们的事业,梅花山书社的成立便是他们登上中国书坛的宣言书。被称为“古田六君子”的张继光、张继康、陈柏永、邹泉生、张红星等一帮二十左右的毛头小伙子,青一色的小学教师,都是初生的牛犊,他们痴迷书法艺术,钟情中国传统文化,共同的兴趣爱好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书社成立以后,先后推出了“墨花八游书画展”、“纪念古田会议61周年全国硬笔书法作品展”、“全国硬笔书法名家百人作品欣赏展”等活动,在全国书坛引起极大反响。尤其是“纪念古田会议61周年书法展”,更是盛况空前,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地区的6840位作者寄来了15900多件书法作品,这对远离都市的乡间书社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陈丕显、杨成武、肖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亲自为书展送来墨宝,赖少其、沈觐寿、姜东舒、郭仲选、周志高、柴建方、江友樵、王镛、刘江等许多当代名家也纷纷寄来作品,一时间,群贤毕至,星光灿烂。随着书社活动的进一步红红火火,社员也由原先的10余人迅速发展到数百人,遍布全国各地,时任中国书协副主席的王学仲先生欣然为书社题名并担任艺术顾问,书社还聘请了沈觐寿、潘主兰、张海、王镛、石开、郭仲选、洪丕谟、沈鸿根、佘雷曼等为顾问,定期出版简报,请知名书画家开讲座,举行各种笔会,梅花山书社也因此而饮誉中国书坛,“张继光”的大名也开始名播寰宇,继光也完成了他在当代书坛的“闪亮登场”。

  然而,继光心里很清楚,他真正热爱的是书法艺术,书法家才是他梦寐以求的理想,而不是成为一名书法活动家。于是,他一面主持书社的日常事务,从事各种书法的社会活动,一面埋头于自己的艺术探索,为此,他倾注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

 继光学书起步甚早,中学时代就已爱上了书法这门艺术,和大多数初学者一样,从唐楷入手,在颜柳方面下过很深的功夫,在家父认可的赞叹声中获得了极大的兴趣,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进入师范以后,又随著名书画家、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宋省予先生的入室第子兰万春先生学书习画,上溯“二王”、下探宋元,专攻米芾行书,又在《龙门二十品》、《郑文公》、《张迁碑》、《西狭颂》等众多汉魏碑刻上苦下功夫,而一次在图书馆与《张猛龙碑》的偶然相遇,使继光久久不能释怀,自此结下缘份,初步确立了拙稚、雄强、厚实、质朴的书风面目。继光的学书虽从颜柳起步,却丝毫没有染上唐楷的陋习,转学汉魏碑刻是他明智的选择。随着学书的不断深入,又相继得到中国书协副主席、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海,中国书协副主席、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永正,厦门大学美术系教授、著名书画篆刻家余纲,著名书法家林坚、邱能鲁诸先生的指点,书艺很快又上了一个台阶,这期间,继光的作品不断在各大专业报刊发表,还频频入选了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第五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94’国际书法大展”、“第一届全国正书展”、“第一、二届全国楹联书法大展”等一系列重大展览,很快加入了中国书协,继光也总算圆了一个书法家的梦。

 在书坛崭露头角的继光,并没有乘胜追击,去博得更大的名声,此时的继光,经过深思熟虑,作出了一个坚定而又痛苦的选择——沉寂。从此,继光在中国书坛似乎“消失”了,各大专业报刊,各大展览均不见继光影踪,整整四、五年时间,朋友们很难获得继光的一麟半爪的消息。也许继光已经弃文从商,在商海博击,因为这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时尚;也许继光在圆了书家梦之后已过着悠然自得,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也许继光开始了新一轮的砥砺磨练,韬光养晦。对于继光的“失踪”,也许不会有人作出这么多的猜想,一个书坛新人如慧星般一闪而过也是常事,大家都在忙于各自的事情,不会很在意的。然而有朝一日,“失踪”多年的继光突然重又回到书坛,在中国文联、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书法专业最高学术奖——第一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中,继光“力挫群雄”,昂首跻身于200名入选参展作者之中时,这不得不令人惊讶,令人注目: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令人注目的是经过沉寂之后的继光,书风大变,以一种成熟的书风展现于书坛:那脱尽铅华的朴实之态,那静穆、简净的笔墨意趣,仿佛是继光腕底汩汩流出的清泉,了无痕迹,真有一种不食人间炊烟的神仙之境,“书法竟可以这般写出”许多人发出惊叹,不解,此时的继光该有何感慨?是否感到了“高处不胜寒”?也许真正的高人一定是寂寞的。

 许多评论继光的文章对于继光“失踪”的四、五年时间只是一笔带过,只道是在磨砺之中,而继光也未向外界透露更多的讯息,在我看来,这种磨砺更多地是体现在精神之上,要有一种“甘面壁读十年书”的意志与毅力,“古来圣贤皆寂寞”,但寂寞之后应是新的辉煌,否则寂寞也就失去意义。除了精神之外,字内、外的磨砺也是走向成功的必修之课。这段时间,继光的工作发生了变动,慧眼识才的县委书记等领导把继光调到了县委宣传部,继光的才华可以得到更多的发挥了,然而,继光除了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做好本职工作之外,还多了各种各样的应酬活动,用于书法的时间反而少了,但继光还是挤出时间,对自己走过的学书之路进行了总结与分析,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于是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以对传统书法的学习,吸取与消化之中,继光深知传统的宝藏是丰厚的,更知道现代人与古人在学识、修养、环境等诸多地方的差异,他对于古人的态度并非顶礼膜拜,而是结合自身特点进行取舍。在这一点上,继光有着高于常人的领悟能力。继光生性奔放豪爽,机警中见稳实,这正与居延汉简草书及武威汉代医学简的痛快淋漓的风韵合拍,他日夜揣摩汉牍那种“随意挥洒,自然流畅,草率急就,不拘一格”的独特之处,吸取其中恣肆奔放,自然舒展的意趣,同时又把目前投向孙过庭的《书谱》,找出《书谱》与汉简的诸多相同之处,进行比较分析、见性适情、大胆取舍。而现代书家如弘一法师、徐生翁、谢无量等书风中的那种静气、逸气、闲气也为继光所吸收并巧妙地将这些优秀分子汇集到自己的笔下,化作自己的书法语言,真是“化帖了无痕”,继光的书法渐渐进入了古人所谓的“技进乎道”之境,这便是继光“悟道”的自然成果,所以复出后的继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就可以理解了,不足为奇了。

 继光作品中流露出来的气息是独特的,个性是明显的,不同于当今任何一位书家,所以有人称继光的字为“继光体”。其书或静谥飘逸,如闲云野鹤,舒展自如;或雄浑、质仆,如大漠荒烟、长河落日;或纯朴、稚拙,如幼童稚子,天真烂漫。欣赏继光的字,首先要与之在心灵上产生共鸣,否则很难品其妙处。正如现代大家弘一法师、徐生翁等人的书法,许多人不理解,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其艺术的价值,艺术欣赏的标准有多种:有的如下里巴人,赏者众多;有的如阳春白雪,识者甚少;也有的雅俗共赏,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继光的字当属阳春白雪,所以知音不多,正如俞伯牙与钟子期之高山流水乐章。

 复出后的继光并未被新的成功所陶醉,当年的毛头小伙子如今已近不惑之年,不惑的继光更是清醒。岁月的流逝,带走的是当年的浮躁与不安,赠予他的是宽广博大的胸襟;激情过后是对生命的更深体悟,是对书法精髓的超凡领会。继光不再热衷于书坛频繁展赛,只是偶尔露一下峥嵘,聊作检测自己“悟道”的深浅,今年中国书协主办的“羲之杯”、“皖北煤电杯”等均有继光的作品入展获奖,但继光把一切看得很淡,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书法还未臻完美之境,他还要不断地“悟道”修练。

关注继光,是因为这个世界名字叫“继光”的人一定很多,但在中国书坛似乎还只有一个,继光写着与众不同的字,走着与众不同的寂寞之道,他的身后没有众多的追随者,显得有点孤寂,好在继光早有思想准备,因为他坚信寂寞的尽头定会有希冀的光明。

 我没有去过继光生长于斯、栖息于斯的闽西这片古老又神奇的土地,也没有见过继光的其人,但共同的兴趣爱好,使我们心有灵犀。照片上的继光长着硕大的脑袋,一副大智若愚的模样,而其深邃的目光却能沿穿世间的万物;电话中的继光温文尔雅,不急不躁,这与他的书风吻合;生活之中的继光又是如何的呢……这一切令我想象,令我祥往。大智若愚的继光似乎是一个不太浪漫的人,但一个不太浪漫的人却有着一个志趣相投的美貌妻子与幸福家庭,而他的妻子则是他在学校时同班同学,看来,继光的浪漫不在其外表,而在其心底。

 关于继光的文字已经写得很吃力,虽然我曾力图使自己的笔调轻松起来,好在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的一段话不太沉重,却意义隽永,令我至今记忆尤深: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继光一定深黯其意,愿与继光兄一道走向理想的彼岸。

 

                                                                      2004年10月12日于多思斋

 

  (原载福建省文联《文艺理论信息参考》2005.5第4期,转载《客家文学》2010第二期,卢玮系书画评论家、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书中游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