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做书法艺术的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吴荣标,蔗园人家,半月斋主,书法网编委,当代书法网特约记者,中国书道网版主,美国书画网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龙岩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副主席、书协副主席,龙岩市永定区书协秘书长。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2011-05-09 21:15:59|  分类: 博主珍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蔗园人家

      傍晚从永定县城办事回来,到办公室发现桌上放着依斋从福州寄来的邮件,打开一看是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惠女情愫》。一个星期以前依斋有告诉我关于给我寄送此书的事,想不到今天就收到了。

   《惠女情愫》是一册充满诗情画意的诗画作品集,是一册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翁振新以惠安女为素材创作的画册,每幅画配有一首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丁临川先生创作的诗歌。该书由杨健民先生作序《诗意的潮汐》,卢为峰先生评论翁振新的水墨人物画艺术《丰神遒劲骨气浑厚》一文也收入其中。全书分上中下三篇十二个版块充分展现惠安女的闽海意韵。

      依斋本名张继光,系中国书协会员、福建省书协理事、龙岩市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是丁临川先生的老朋友,他在丁临川先生那发现此作品作还不错,就向丁先生要了一册转送给我了。在此谢谢依丁临川、翁振新、张继光三位了!

        好画好诗应该好好欣赏,也让大家分享分享!

 

链接一:

翁振新 1948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当代国画家。1976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并留校任教,后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福建省美协人物画艺委会主任,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原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翁振新长期潜心于高等美术教育、中国画创作与理论研究,其作品注重反映现实生活和地域特色,中国人物画的教学和创作研究,锐意创新,注重反映现实生活和地域特色,融写实和象征浑然一体,无论是主题性宏大叙事还是唐诗宋词的演绎,都显示了雄中寓秀、稳健豪放的新写实格,尤擅表现惠安女的闽海意韵。作品《磐石无语》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人物画展览,获得最高奖银奖,入典《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 国当代美术》 (1979~1999)等权威文献,《郑成功》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无声的辉煌》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那一湾浅浅的海峡》、《中国典故选》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嫁给大海的女人》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穿越》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出版有《翁振新画集》、《当代中国画名家翁振新》、《当代著名画家技法经典——翁振新写意人物》等专著。 1999年被国家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聘为第九届全国美展评委,2008年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授予省劳动模范。

丁临川 本名丁仕达。江西省临川人,1948年6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管理学博士、高级经济师。先后任福建省连城县副县长、龙岩地区经委主任、中共上杭县委书记、龙岩地委委员、龙岩(县级市)市委书记、福建首建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现任福建首投资企业集团公司(华福公司)党组书记、总裁,兼任香港闽信集团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福建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经济工作之余还著有《撷英集》、《百花词画》、《诗情画意》、《中国历史名人百咏》、《千古名媛》、《窗外》、《剪出一个春天》等诗词集和书法作品集。

 

链接二:

  诗意的潮汐——序翁振新、丁临川《惠女情愫》

                                               作者:杨健民;

“惠安女”被称为“惠女”,许多情景下取决于这个“惠”字。“惠” 字概括了惠安女的所有生活情结。以美丽、勤劳、贤惠和一身奇特服饰闻名海内外,大概就是惠安女的基本特质。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把女性和水联系在一起,女性的智慧和灵气都近于水。而惠安女则更多了一层石质的坚硬和沉稳,从而具有了一种执著坚定的男子气。我曾经在崇武半岛的山崖水湄,见到几位姣好的惠安女子在抬石头。她们或二人或四人搭伙,用竹杠和绳索扛着硕大粗砺的花岗岩石条,每条重达一二百斤,扎扎实实压在了这些海的女儿的肩上,一路微喘轻叹,挂着汗珠的脸上颤抖着一种令人怜惜和震撼的风情。

远望大海,海水和石头这两种不同的质的结合创造出新的美感,坚定和婉丽,刚强和柔和,形成海边最美的风景。

“海和石头的女儿”,——对于“惠女”的这个定位会被摇撼么?

惠安女是中国文化中独具个性的现象,她们的形象浓缩了女性在漫长历史文化形成过程中的审美品质和精神特征:善良、坚韧、勇敢、踏实和勤劳。她们在晨风晦雨、潮涨潮落中书写着自己的多重审美价值和人生画卷。多年来,人们对这种品质赋予了肯定性的精神价值和形式意蕴。因此,在美术创作中,“惠女”题材成为了绘画的隐喻性修辞,有着象征性的审美价值。这些作品的出现,其实并不都属意于宏大的主题,而是“惠女”所包含的意象,包括黄斗笠、花头巾、蓝短衣、黑宽裤这些奇特的服饰所具有的民俗风情之美,无疑让一批画家为之迷恋不已。惠安女形象成为了福建美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绘画意象和一种创作策略,并且逐渐上升为一个公共性艺术事件,为美术界所关注。翁振新的《磐石无语》、汤志毅的《渔歌飘至》等作品,就曾在全国性的美展中获奖并引起了一定的艺术反响。

不仅仅是画界,福建的一批襟怀成熟的女作家也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从惠安女现象引发了对人性命运的尖锐且深刻的思考。譬如舒婷关于她们被忽略的苦难以及被置放在观赏位置上的优美的揭示,唐敏对她们被制成甜蜜、美丽的非人过程的洞察等,都是出类拔萃的对于“惠女”的考察行为,如同一阵潮湿的风,潜入了我们对惠安女的历史记忆。 

翁振新近年来一直把目光投向惠安女,致力于“惠女”题材的绘画创作。他的作品表现了惠安女的风情美和刚柔相济美,即作为女人、母亲和妻子的惠安女的柔美和温顺,而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她们柔弱的身躯同样可以迎击惊涛骇浪,展示出如同礁石般的坚毅和刚强。这种强劲而柔美、浓烈而温馨的品格,意味着惠安女身上所体现出的刚柔相济的美学特征。翁振新的高蹈之处,在于透明中蕴含了一种充实的沉默,他毫不犹豫地剪断了母题的诗意,着重表现惠安女的悲剧美。这是同类题材的独特之处。“惠女”题材的诗意几乎是谁都可以触碰的,然而剪断诗意则是一种艺术的挣破。翁振新对于“惠女”诗意的剪断,在于他表达的是一种更加深层的诗意。对于一位画家来说,这是精神量级的提升。

翁振新说:“惠安女的另一层美学意义是悲剧美。”在对惠安女的历史命运作了深入考察之后,他意识到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和沉重感。“这里不仅有阳光,有春意,有温馨,也有狂风、惊涛和哀怨,这里并非艺术家通常描述的只是劳动、抬石、织网等那么富有诗情画意的情境,我逐渐读懂了潜藏在惠安女身上的一种无言的忧愁,一种苦涩郁结的情怀。”由此我惊异地看到,翁振新果断地抛弃了诗意,触碰了“惠女”悲剧美的一面。他的海出现了满身皱纹,他笔下的惠安女少了几分秀美,多了几分深沉和凝重。甚至,他在画面中描写了老年惠安女,雕刻了她们脸上的风霜和目光的沉郁,倾诉了几代惠安女的心路历程。应该说,情节叙事乃至主题桎梏,一直是“惠女”题材创作的软肋。翁振新的精神量级,在于把对惠安女历史命运的记忆蜿蜒植入美学的纵深,深入对象的内心世界,强化了坚毅、顽强、抗争、悲壮的性格因素,挖掘出深沉的内蕴,表达了惠安女富有历史意味的悲剧美的命运。

“走近惠安女,我发现惠安女风情美、刚柔相济美的美学品格后面潜藏着一种更深刻的东西、更深层的意义。”——这是翁振新笔下的精神寓意。展示了惠安女的现实苦难之后,翁振新用一种结实的造型,敲击出蕴藏在惠安女心灵深处那些不含杂质的脆响:“她们为生活创造了多少欢愉,却经常饱含沉重的苦衷,这种人生体验构成了惠安女的悲剧美。”在我看来,翁振新无论怎样运用写意与象征的手法,扑面而来的始终是惠安女的生活原生态。他的画面的笔墨潮汐对于惠安女生存状态的成功解构,不仅仅在于没有丝毫的漂浮和媚俗,还在于它淹没了画面中可能出现的多余的枝蔓,从而显得简洁而凝练。其实,对于“惠女”题材的诗意的描述,一直是许多画家所梦寐以求的,然而翁振新怆然截断了诗意。他在对惠安女底层生存的艰辛以及多舛的命运所投注的深切同情,除了来自画面本身的形式意味外,更是穿越了为惠安女题材所设置的形式罗网,以此强化了他的作品的沧桑感。“穿越”是翁振新近年来思考的一个重要母题,穿越的仅仅是“那一湾浅浅的海峡”么?穿越的全部可能性空间,在于从风情美的诗意述说到悲剧美的精神咏叹。所以,在必要的时候他中断了题材的诗意。可以肯定,中断了的诗意才是“惠女”题材的最大的诗意。由此,我对他的《磐石无语》、《那一湾浅浅的海峡》和《嫁给大海的女人》等作品,充满了一种由衷的敬意。

现在,翁振新的“惠女”作品被丁临川配了诗句。我突然发现,翁振新中断了的“诗意”被丁临川一一捡拾了起来,他为翁振新笔下的画面作了一回诗意的消解。诗人气质的丁临川在翁振新的画面中解构了许多的诗意,这个时候还会有“磐石无语”么?果然,丁临川在《磐石无语》这幅画面前禁不住唱道了:“它深沉的脸上,刻满了风雨的沧桑,有许多话要说,为什么又总是默默无语?”“问一声海边的女人们,这渔村有多少辛酸事,岁月艰辛总给这磐石老人的脸留下皱纹几许?”读完丁临川的诗作,我一直觉得,丁临川在翁振新画作面前似乎隐藏了一双灼灼的眼睛,这双眼睛时时都在窥破画面里那个诗意的世界。诗句很朴实,像“进了渔村不用猜,这里的女人都姓海”,“渔家的女儿,低着头,似乎有些疲乏,顶在头上那浸得重重的头盖,静静的没有一句话”,“渔家的山岗陡陡的坡,前行的道路任坎坷,双肩扛得大山起,上千斤的石块算什么”……同样是千年的沉重,在翁振新笔下是一种沉重的诗意,而在丁临川的诗句里,却是面对苦难的一种自由。诗句是否有必要皈依那种苦难么?丁临川乐于用平实而真诚的语言描述惠安女的生存状态,他没有落入矫饰的陷阱,也没有为某个外加的梦境抒情,他的语言空间蕴含着一种快意。这种快意消解了翁振新笔下“惠女”的悲剧意味。正是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被翁振新中断了的诗意其实并没有中断,翁振新的画面为丁临川的诗句留下了一方描述的席位。诗与画,完成了一场自如的美学链接。

丁临川的诗有一股“平常心”。“平常心”是一种彻悟,返回平常,大隐隐于市。韩少功的小说《女女女》结束时有一句话:“吃了饭,就去洗碗。”极其平常的一句话,承担了小说的全部重量。那么惠安女呢?“自从走出了娘胎,眼前不是礁石,就是大海,一副踏沙行浪的行头,扛的就是弄潮的招牌。”一种伸手可触的现实如在目前。真正充满诗意的眼光在于发现平常,进而描述平常。在丁临川的诗里,我们能够触摸到的,我想除了平常还是平常。其实,惠安女的风情美不是别的什么,它照样是一种内在的平常;惠安女的悲剧美也不是别的什么,它也照样是一种凝重的平常。丁临川把这些平常的意味纳入他的诗作,不在于去揭示出什么,而在于用诗的目光去照亮一种真正的生活。“斜阳特别的特别的可爱,余晖抚摸着海边的村村寨寨”,节奏明朗,语言明快,保存了平民生活的本真状态。这难道不是诗意么?从这个意义上说,丁临川的诗勾勒出了翁振新笔下画面的诸多寓意。丁临川与画面完成了一次终极意义的对话,诗的语言潮汐扑向了惠安女的所有情愫。

除此之外,还会有别的什么诗意么?

(杨健民,福建仙游人。中共党员。197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历任福建省社科联干部,《福建论坛》副总编辑,福建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东南学术杂志社总编辑,研究员。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专著《艺术感觉论》、《论茅盾早期文学思想》、《中国梦文化史》、《批评的批评》、《香港文学史·近现代部分》,散文评析《散文经典》等。散文集《贤谋写意》获福建省第九届优秀文学奖,《艺术感觉论》获福建省第二届社科优秀成果奖、全国首届青年优秀学术成果奖。《中国梦文化史》、《批评的批评》分获福建省第四、六届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 )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依斋寄赠《惠女情愫》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