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做书法艺术的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吴荣标,蔗园人家,半月斋主,书法网编委,当代书法网特约记者,中国书道网版主,美国书画网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龙岩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副主席、书协副主席,龙岩市永定区书协秘书长。

【引用】《好大王碑》临写技法  

2011-07-17 13:46:12|  分类: 书画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毛新

《好大王碑》全称《高句丽广开土境平安好大王陵碑》。碑为高句丽第20代王为纪念其父谈德(好大王),于东晋义熙十年(公元414年)所立,至今已有1580余年。原碑位于吉林省鸭绿江边的集安县,碑高6.39米,四面环刻,有竖界栏,计44行,每行41字,共1775字。自清代光绪初年出土以来,该碑被受书界推崇,吴大《皇化纪程》、罗振玉《唐风楼碑录》、杨守敬《宇贞石图》等书均有著录。历史上,高句丽属我国北方边境少数民族,南北朝时期,由于北方各国彼此攻战,高句丽被迫向南扩展,后将都城从丸都(吉林省集安县)迁至平壤,故当今朝鲜和韩国对《好大王碑》都十分尊崇,并将它作为本国书法史上的一种荣耀和代表书体的象征。

艺术特征:《好大王碑》与南方的《宝子碑》(东晋义熙元年〈公元405年〉)成碑几乎是同一时期。两相对照,我们不难发现,尽管两碑风格各异,但在“由隶变楷”这一点上,无疑双双都打上了时代的印记。一方面是无法摆脱隶书的控制而均带隶意:另一方面,又试图新变追赶“流行”(新体)。表现在用笔上都弱化了隶书的“纵”势,而全身心倾注于一个“敛”,即使有该纵的笔画,也仅示意而已,故线条表现常常是“笔短意长”。结字则是在熟练掌握用笔的基础上,均追求形的“整,”只要重心平稳,字内笔画大都随意布置,因势利导。由于没有唐人结字那种精心安排,精雕细琢,故呈现出的是一种“未加粉饰”的朴素美。不同的是,〈宝子碑〉多用方笔,而〈好大王碑〉几近纯圆笔且富篆意。前者结体方劲、朴茂,风格呈现为古掘、浑厚、沉雄、刚毅,后者结体圆劲、疏朗,风格呈现则是古朴、浑穆、纯真而憨态可掬。

通过以上简要分析,现将〈好大王碑〉临习要点归纳如下:

1、 用笔。该碑线形并不复杂,多以圆笔出之,但对线质和笔意的要求却极高。因此,临习时应在熟练掌握“中锋运笔”的基础上,注意行笔过程中的提与按、轻与重、快与慢的交替运用和细微变化,以增强运动感,从而使线条更加圆浑,更加厚重而富于力度。点画的起、收处注意用笔要灵活,点画之间的笔锋转换应顺乎笔毫的自然状态,因势利导,顺势出之,方能使线条形状姿态各异,丰富多变,另外,该碑线条虽多带篆意,但许多地方已出现明显的“楷变”消息,入横画的“斜方头”、撇画的“尖尾”等。如图一

2、 结构。该碑结体方掘,起聚神灵,外廓大多整齐而不放纵,但内部结构却变化多端,对比强烈而妙趣横生,充分体现了作者对点画熟练地“排兵布阵”的能力和大胆超凡的空间构造想象力。有些字长则任其长,如图二中的“誓”、“贡”、“吾”、“贤”等;有些字扁则任其扁,如图三中的“而、“丙”、“亦”、“沸”等。合体字则不乏运用夸张的手法,以强化构成对比,如:“左大右小”的如图四中的“讨”、“散”、“献”、“创”等;“左小右大”的如图五中的“烟”、“后”、“溃”、“相”等;“上大下小”的如图六中的“家”、“客”、“恩”、“墓”等;“上小下大”的如图七的“看”、“为”、“资”、“负”等。对于相同的字则“重者异构”而“字字意殊”,如图八中的“国”、“烟”等。由此可见,《好大王碑》这种自出新裁,别开生面的结体尚未被法度森严的唐揩所规范,也正因为如此,它那孩提般的充满天真烂漫的“憨态”,无疑包含了更多的审美情趣,也由此把该碑推入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境界。

3、 章法。该碑章法有行有列,字字独立,但其篇章构成仍带有明显的从隶到楷的过度特征。一方面,由于字型大小不一,自然天成,使她无法用以后的北朝碑版惯用的纵横界格使自己应规入矩,另一方面,它又力图摆脱隶书“左挑右波”的束缚而力求新变,这就使它无法(或者根本不情愿)采用汉碑那种拉大字距,强化横向“行气”贯通以造成空间对比的篇章处理手法。由此,采用靠近“楷法”(当时是属于“新”的)排列方式并辅以竖界,自然成了该碑当时的最佳选择。当然,今天我们在章法的处理上,已经获得比古人更多的手段和技巧,在临习和创作中未必就须强求一致。而事实上,无论采用哪种布局方法,只要能够充分展示各种艺术因素,达到一种理想的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都可以尝试运用。我所临摹的这幅作品,则纯粹采用传统的 隶书构成形式,只不过按照当今的审美习惯,稍稍加大了“计白当黑”的空间对比而已。

 

《好大王碑》临写技法 - zhoumx - 周毛新书法艺术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