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做书法艺术的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吴荣标,蔗园人家,半月斋主,书法网编委,当代书法网特约记者,中国书道网版主,美国书画网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龙岩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副主席、书协副主席,龙岩市永定区书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2015-05-12 10:20:09|  分类: 书法资料近现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蘧常(1900—1989),字瑗仲,号端六、涤如,又号明两,别号玉树堂主、欣欣老人,斋名有窈窕轩、双如阁、仰韶楼。浙江嘉兴人,生于天津。1919年,王蘧常在上海正式拜沈曾植为师,学习书法、文学、诗歌、历史等。1920年夏,携《爨龙颜碑》习作,求教于沈曾植,恰巧康有为在沈家做客,于是康便代为批改,康对蘧常大加赞赏。 

王先生幼承家学,喜习书法。相传先生出生时,其手长且白,其父说,“此儿玉手,他日能以擅书名世”(郑逸梅《书坛旧闻》第71页)。及长,习《九成宫》,之后又学《十七帖》写北碑,主要临习《张猛龙》和《郑文公》。19岁时,从名书家沈寐叟先生学习书法。沈先生见他习北碑,很是赞许,又见弟子学《十七帖》,以为王右军笔法是“远承章草”,但章草传本,如今只有皇象的《急就章》、索靖的《出师颂》以及萧子云的《月仪帖》(一般传为索靖所书)数种了。所以沈寐叟对弟子说:“汝能融冶汉碑、汉简、汉陶、汉帛书,而上及于周鼎彝,必能开前人未有之境。”王蘧常敬志不忘,从此走上了研习章草书的漫长道路,矢志不渝,持之以恒,终有大成。他的章草作品博采众长,雅实、厚重,时出方意,对前人的章草书作了发展,其渗入篆书笔法的独特书风标帜于世。王蘧常的草书常人皆以为章法,但与东汉传世章草诸帖大相迳庭。他独取秦汉简牍中古拙滞厚的古隶入书,简略高古,颇有奇崛之意,打开了章草的新局面,颇受时人赏慕。  

中国的书法,素有“南帖北碑”之说。“南帖”以锺繇、王羲之的书体为宗师,书势秀逸多姿,有“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之盖代丰神;“北碑”则宗法卫门书派、北魏龙门书体,书势以“魄力雄强,气象浑穆”著称于世。自清以来,书法家们不断寻求在草书领域内,将婉转秀逸的南帖与棱角分明的北碑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途径。进入20世纪后,首先是于右任先生,成功地将魏碑与小草结合起来,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接着王蘧常先生以其深厚的功力将魏碑融入章草之中,林散之先生也在隶书和草书的结合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卫俊秀先生成功地将浑厚雄健的魏碑书法和飞翔灵动的大草书,在人类书法史上第一次不着痕迹地结合在一起。由此,王先生和于、林、卫的作品一道被书法评论家们誉为“二十世纪四大草书”。他的《临急就章》、《章草书联》、《章草书信札》是非常珍贵的书法作品。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王蘧常章草千字文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章草大观7——王蘧常墨迹暨千字文 - 蚁多米 - 蚁多米版画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