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做书法艺术的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吴荣标,蔗园人家,半月斋主,书法网编委,当代书法网特约记者,中国书道网版主,美国书画网主编,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龙岩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龙岩经开区(高新区)文联副主席、书协副主席,龙岩市永定区书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杨晓琳书法随笔:诱惑与陷阱(外四篇)  

2017-04-13 19:2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晓琳书法随笔:诱惑与陷阱(外四篇)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诱惑与陷阱

我个人认为,书法在当代社会中,没有步入良性轨道,而是加大了它的功利色彩。仅从表面上看,展览花样翻新,赛事接连不断,人数越来越多,但事实上真正的书法家却越来越少,优秀有份量的精品力作也越来越少,追根寻源,就是我们的大环境被破坏,尤其是构成书法的文化环境。

凭心而论,今天的书法家所面临的一切,要远比古人要艰难得多,红尘滚滚,利益交织,那些虚名实利已使现代的书法家们迷了心窍,乱了心智,大量浮燥、烟火气浓的应酬之作,堂而皇之地流于市面,进入中国美术馆的展厅。

展览已成为一种新兴的腐败的工具,成为现代书法家难以抵抗的“海洛因”。

那些堂而皇之的夺冠、获奖就像罂粟花,让你眼花瞭乱,让你鬼迷心窍;那种名人效应让你失去理智,忘乎所以;那种书钱交易,让许多书法家心摇神动,神魂颠倒。书法艺术,成了一种没有血性的躯壳。滚滚红尘,在考验着书法家们的真心、真性、真知。书法家,要学会拒绝,不让自己摔进陷阱,赢回那些本来就应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安静地修炼,静心地创作,不失自己的责任与爱心。

艺术之道是寂寞之道。耐得住寂寞,才能静得下心来,才能踏实地从事艺术。从古到今,有哪一位书家是在热闹中成就事业的?艺术需要踏踏实实,艺术需要真心投入……

那种闹哄哄、乱哄哄的虚假热闹,该收场了。

杨晓琳书法随笔:诱惑与陷阱(外四篇)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心底的月光

---心经创作随想

在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我曾见过一本敦煌写经,里面收集了写经最为精彩的部份,从那时起我就十分关注这一类的书法作品并着手学习。过去有许多写经生抄写的经书良莠不齐,有写得好的,也有写得很粗俗的。我想过去的写经纯属民间行为,故也有原汁原味的纯朴民间感觉,这或许跟文化状态有关,我学习一定要有选择的学习。

那么我在学习敦煌写经中应该怎样吸收它的养份呢?

首先对其粗糙和鄙俗的给予摒弃,以其程式化的予以改造,对其格调不高的予以提升,对其趣味性和原生态的给予保留,书写时应把个人情感和原有的技法注入,提高其文化品位,使其成为真正的艺术作品。

每当夜深人静,我便大量的临摹古代流传下来的抄经作品,揣摩其中的意味及笔法,也创作一些抄经的作品。以检验自己学习吸收的程度如何,但多半都是临摹,以此来改变自己的浮躁。我除了学习魏晋时期的抄经作品,其实也吸收了王羲之在圣教序里的集字“心经”,其间相当一段时间就是临心经,352个字可以熟读默背。

起初用些团扇、手卷和黄纸来抄写,也带些主观意识来创作,并希望在情感中注入个人情感,增加点画的节奏感和流动性,对于墨色变化犹为留心,有时尝试用淡墨书写,有时用浓墨,也有浓、淡相结合的书写,做到浓处明亮,淡处雅致,提高作品的层次感。

通过抄写经书,让我感慨万千,写经实在是一种踏实地学习,古代的写经生能把厚厚的一本经书,字字如玑一字不漏的抄写,恭敬心可想而知,作为艺术的我们,对艺术的那份恭敬心,是不是也应该像写经生一样拿出恭敬心呢?杨晓琳书法随笔:诱惑与陷阱(外四篇)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其实,每个人都有感觉,有的灵敏,有的迟钝,我属于敏感一类。

  平时读古人碑帖,总是喜欢选择空灵风格的,那些字迹犹如一口深邃的古井,凉凉的气息,让你捉摸不尽,却又莫名其妙的喜欢。

  这种感觉类似初恋的感觉,隐隐然薄雾般的思念,让你一生刻骨铭心。

  起初对僧家手札,晋人残纸由衷喜好,从迷恋那份清幽的气息,这份感觉由淡而浓。

  我曾在浙江虎跑寺,见过弘一法师的翰墨手札,在五台山佛学院,见过诸多僧尼的便条及抄写的经文,那是一种凡人无法想象的境界,很干净,无上的清凉世界,字里行间剔透空灵,没有一丝烟火气。或许这种缘故我便偏爱起有静气的古代碑帖,对二王法帖更是沉淫其中,痴迷不已。记得有一次在故宫博物院碑帖馆,有机会目睹褚遂良临王羲之的《兰亭序》,当时同学有周祥林、李金豹,我们为了饱餐这位大师的墨迹,个个伸长脖子,在那里看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意犹未尽,我又一个人跑去再看《兰亭序》,在那里呆了一天,若不是站得腿脚发麻,又没座椅可靠,大有夜不归寝的决心。

  这次的感觉很深,以致眼前时常浮现那幅《兰亭序》的神韵,体悟到好的法帖就像静静的水,清清的;好的碑就像酽酽的茶,浓浓的;给人恬淡,让你心平气和。

  这种感觉,刻骨铭心,就像前世约定好的婚姻一样。

  我常常品味咀嚼这种感觉,那份心灵深处的微妙,游丝般让你感到有一股穿透力。于是,我惊异的发现,好的作品,格调气息很纯正,境界幽静,有一种精致的美。那份幽幽的气息很清朗。从传世的二王法贴,从褚、虞、欧、赵墨迹,哪里有一丝浮躁的感觉?启功曾在论书里面告诫后人,学书要多看和尚字,他说的没错。襄樊唐代有名的诗人皮日休著有《静箴》,里面蕴涵了很深 的哲理,他说:“成吾高风,唯静之力。”,于人为艺皆如此。

  人世间纯静的东西总是给人以美好,空灵的东西总让人向往那未知的境界。

  

随手翻阅川端康成的小说,耳际边似飘来他在获诺贝尔奖时的演讲,仿佛我也曾亲耳聆听过一样。

这篇名为《我在美丽的日本》的演讲里,引用了日本高僧明惠上人的一篇“歌物语”体的序。此序写月光,写雪景,清冽寂寥,禅意诗意融合成澹然之境,着实感动了我,我怅怅的,若有所思,久久不能释卷。

不久,有朋友索要笔墨,便考虑以此序相赠,用素纸折一圆月书之,但不可随便写出,这是需要合适的心境的。时过半月,朋友相催,我告诉朋友,此序要在有雪的冬夜,有月亮相伴,才能抒写,不要着急吧。

明惠上人的这篇序,题为《冬月伴我歌》,空灵静寂,充满禅意,序不长,录如下:

元仁元年(1224年)12月12日,是夜月暗天阴,余入花宫殿坐禅。至夜半,禅毕,自峰房回至下房,月出云端,光洒雪 地。山谷狼嗥阵阵,然以月为友,余不觉惧也。入下房而外视,月入云中。至夜半钟鸣,复登峰房,月重出云端,伴余独行,登山峰欲再入禅房,月追入云中,藏身于迎面山峰,遂觉月乃伴余行也,作此和歌。

在和歌之后,他又写道:

余入峰颠禅房,见月入云端,歌云:

月隐峰兮余入房,夜伴君兮共眠床。

禅毕之余张目以视,残月映窗。余身居暗处观赏,心境豁然开朗,犹与月光浑然一体也。

余心明兮光灿灿,白月皎兮疑我辉。

明惠上人在日本称为“樱花诗人”,又称为“月亮诗人”。从这和歌及序,我们可以了解他的心灵与风花雪月等大自然美景相契、相亲。所以,与其说他“以月为友”,不如说是“与月相亲”,以至亲密到望月之人变成月,被望之月化成人,人月难分,近乎物我两忘。

这是一种难以企及的境界。

我等待着一个有月的冬夜。我想在那样的冬夜,清辉透过窗纱,罩住我幽静的书室,外视则寒光照雪,万籁俱寂,在这样的时刻,心沉浸在明惠上人的和歌意境中,很静气地用娟娟小行书抒写,心情一定很美。

我想象,在这样的冬月之夜,所谓布白、所谓疏密,所谓结体,所谓气韵……一切匀无需用心;自然会有一股灵气流贯我的身心,从指端流泻于纸端。

我期待着这样一个冬夜。

 

 杨晓琳书法随笔:诱惑与陷阱(外四篇) - 蔗园人家 - 蔗园人家/半月斋主
 

 【作者简介】

  杨晓琳,女,祖籍山东。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湖北省襄阳市书画院院长、襄阳市美术馆馆长。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书协主席团委员、襄阳市政府授予“襄阳百杰文化人物”,襄阳市隆中文化专家,作品获湖北省政府屈原文艺创作奖最高奖。被誉为中国当代书法界女三株树之一,被《中国书法报》评为中国当代十大女书法家之一。

  书法作品曾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第四届国展,第三、四、六、七、八届中青展等;荣获中国书协主办的翁同和学术提名奖、书圣杯二等奖、敦煌杯全国奖等。出版有《玉树临风》、《秋水》、《杨晓琳书法作品集》、《三才女》、《三珠树杨晓琳书法作品选集》、《杨晓琳海风墨韵作品集》、《男女二十家》、《文波墨澜》散文集、书法作品集。曾随中国书协女书法家代表团出访日本、新加坡进行书艺学术交流,应韩国文化院、韩国书艺家协会的邀请赴韩参加名家作品展及学术研讨会。书法作品被中外二十多个国家美术馆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